广州二手车销售价格联盟

18岁上战场,27岁开饭店,遭遇离奇车祸却扯出一桩千亿买卖!

云投汇2018-02-12 22:22:21


18岁高考落榜、21岁上战场差点死掉,27岁靠3万元创业,如今打造出一个千亿级别的广汇集团,他就是“新疆首富”孙广信,身价340亿的神秘人物!2016年8月,新疆广汇集团在"2016中国企业500强"中排名第135位。

 

1962年孙广信出生在乌鲁木齐一个普通的工人之家。1980年,18岁的孙广信高考落榜,他参军去了部队,结果第一年就考取了解放军安徽蚌埠汽车管理学院。在军校,年轻气盛的孙广信树立了“30岁之前当师长”的远大目标。

 

1981年暑假,作为蚌埠汽车管理学院代表团的一员,19岁的孙广信参加了上海第一届全军院校运动会,他400米预赛排在第五名。决赛中,卯足劲儿的孙广信,完全忘记了教练赛前布置的“领跑、再维持、最后冲刺”的战术,一开始就加速冲刺,豁出命全程冲刺跑,到了终点就失去知觉,一下栽倒在跑道上,头磕出了血昏了过去。等他醒来后才得知以48.03秒的成绩打破全军纪录并获得金牌,并因此荣立二等功。

 

1983年,年仅21岁的孙广信从兰州军区选派上中越前线参加自卫反击战。当时他在工兵连担任班长,经常第一时间开着推土机等重型机械抢修炸毁的道路桥梁。孙广信所在的工兵连是越南阻击手重点瞄准的目标,不过,当时孙广信的脑海里就几个字“拼死也是完成任务!”


2个月后的一天,孙广信带队去老山2号高地执行巡逻任务,就在他接连长电话的功夫,副班长带队前进,结果踩中了一颗地雷,三天后在野战医院高位截肢。孙广信也为此负疚终生“要尽一切努力报答战友,报效祖国,不枉捡回来的一条命!”

 

在老山前线的8个多月,孙广信两次荣立三等功,半年后升副连,10个月升正连,再回到新疆乌鲁木齐陆军学院当一名教官时,他已经当上副营。


1987年,孙广信调到军部下属的一个修理所代理指导员,一次他无意中从战友那里得知兰州军区下属冶炼厂有一批铝锭要处理,刚好乌鲁木齐一个铝厂厂长是他高中同学。于是孙广信带上七八台车从乌鲁木齐开往兰州拉了十几吨铝锭,来回来去往八九天,一笔就给单位挣了四十多万。

 

可是1988年,某位首长的亲戚顶替了孙广信中队长的职位,导致孙广信心情很沮丧,此后的1989年,孙广信就带上3000元复员费,告别9年的军营,返回了乌鲁木齐。


他放弃了工商局、税务局等热门的政府机关,而是选择和三个战友用3万元创立了广汇工贸公司。之所以取名“广汇”,意为“广纳百家之财,汇集天下朋友”。其实公司具体做什么能赚钱,当时孙广信一点概念都没有,他只知道“敢闯、吃苦就有机会。”


 


一天,孙广信无意中看到新疆晚报有四川一家工程机械厂、青海一家推土机厂在销售推土机和挖掘装载机。推土机等那些重型机械他太熟了,在部队汽车学院接触了2年,在老山又开了一年多推土机。


孙广信一打听“销售势头很不好,每个厂每年仅在新疆售出五六台。”孙广信一寻思:整个新疆农业尤其是建设兵团在农业方面投入那么大,灌溉设备、拖拉机、收割机等设备不少,但是重型机械却很基本没有。孙广信感觉有机会,于是他毛遂自荐,要求做两厂在新疆的推销代理“卖一台给我1%的手续费,卖不掉分文不取。”

 

不过等签下代理协议后,孙广信却在老东家——兰州军区那里碰了一鼻子灰。部队的采购都集中在上面,下面的野战部队根本无权进地方的设备,哪怕再便宜也不行。

 

怎么办?两个伙伴要撤伙,被孙广信拦住了“南疆企业多,应该有机会!”于是三个人拿了个全疆企业的通讯录,带上一袋馕、一罐辣酱和一瓶咸菜,就去了南疆。哪里有工厂,哪里有大企业,他们的足迹就奔向哪里。


整整10个月,孙广信哥三个沿着塔里木盆地,一路去了库尔勒、阿克苏、和田、喀什等十几个城市,走了近十万多公里,白天就着茶水吃馕,晚上睡9毛钱的大通铺,到乡下没公交车,就搭马车、驴车。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孙广信三人不仅卖出去103台重型设备,还结识了一大帮石油、煤炭行业的朋友。

 

103台,那是那两个工厂在新疆10年的销售量!两个厂家惊呆了,即刻付给广汇60多万的劳务费,并聘孙广信为驻新疆经销总代。

 

淘到第一桶金后,孙广信马上发现了第二个商机:乌鲁木齐一家广东酒家因经营不善面临倒闭,孙广信觉得地理位置不错,最后谈到67万元,不过当时还缺30多万。


就在他愁眉不展的时候,第二天一个老外拿出一本40万元的存折在门口等他。怎么回事?原来那个老外是做棉花生意的,有一次,有一批棉花需要着急运走,但根本找不到车皮。孙广信当时在部队,他通过关系,不但帮那哥们联系好车皮,还帮他组织装运上车。所以,那个老外正好还了个人情!

 

钱是到位了,不过当两个战友听说孙广信要经营海鲜时,异口同声反对!说起来也是,新疆穆斯林居多,让他们花大价钱去尝海鲜,怎么可能?但是孙广信不信邪,他以每人月薪15000元从广州请来5位厨师,并装修了300平米的大厅,外带2个包厢,活海鲜都是从广州空运过来的。不过,果然如战友所言,当地人根本不买账,“广东酒家”刚开业4个月就亏了17万。

 

孙广信想起了南疆那般石油、煤炭的朋友“他们应该有分部在乌鲁木齐,为什么不发动一下呢?”一接洽,果然大部分在乌鲁木齐都有办事处,而且人员基本都是内地援疆过去的。慢慢地,孙广信的“广东酒家”海鲜店就成了南疆很多石油、煤炭办事处的落脚的地方,尤其请内地领导基本是必去之地。


仅仅过了半年,孙广信的67万投资就如数收回了,8个月以后,每月的销售流水就达到20多万!最后火到订座都需要提前一个月。

 

尝到甜头后的孙广信一口气投资了 “迪斯尼乐园”、“香港美食城”、“阳光大酒店”、“凯旋门娱乐城”等8个实体,建起乌鲁木齐第一家卡拉OK厅、第一家迪斯科舞厅、第一家游泳馆、第一家保龄球馆等。

 

到了1990年底,孙广信已经成为了乌鲁木齐“八小时之外”的红人,但凡进出乌鲁木齐的内地企业家基本都是孙广信的食客!一次,孙广信看到一个包间里七八个人觥筹交错,结账时一看,最终消费5000元,当时超过500元就不得了!何方神圣如此大手笔?孙广信让停车场的师傅一打听,原来也是石油系统的人!

 

一个周末,孙广信听说塔里木石油的两个朋友在乌鲁木齐开会,那两个朋友也是他饭店的常客,孙广信特意邀请两人过来聊聊。真是不聊不知道,一聊吓一跳!原来国家要大力发展新疆石油行业,周围光配套的生意就达几十亿。本来孙广信要留两人周末继续唱歌的,不过他们单位通知第二天开会,所以要连夜赶回塔里木,孙广信毫不犹豫就把自己的爱车——丰田沙漠风暴4500借给了那两个朋友。

 

不幸的是,刚出乌鲁木齐不到100公里,两人就遭遇车祸,价值100多万的车报废了,所幸两人只是受点轻伤。孙广信得知后,马上第一时间赶往医院看望。看到对方满是歉意的脸,孙广信说手一挥:“人没事比什么都重要。”要说好心有好报呢,出院后,那两人就给孙广信介绍了第一笔石油生意,并送给他一本全世界做石油生意的企业名录。

 

介绍的第一笔生意是进口一批90多万的石油钻井零配件。孙广信通过新疆特派员办事处搭上了北京有关经贸委的关系,结果仅用了3个多月,就批到了进口配件的配额条子。一算账,刨除差旅费纯利润达到23万元!

 

看到搞贸易比搞餐饮来钱轻松多了,于是1991年初,孙广信火速成立广信贸易公司,他马不停蹄与南疆的五家油田签署供销合同,同时与一家陆地石油科技公司和北京一家电子进出口公司结成伙伴,订立长协协议,正式做起了石油贸易生意。


结果1991年,广汇的石油进出口额就超过1000万美元,次年猛增至8800万美元,占到新疆进出口总额的六分之一,相当于新疆外贸系统下属13家公司全年贸易额的总值,孙广信轻松赚到了第一个亿!

 

不过,1989年-1993年那三四年,广汇基本处于野蛮生长阶段,孙广信脑海里天天在琢磨“赚钱”两个字,一听说哪个行业来钱快,他立马组织人马杀进去,最高峰孙广信误打误撞进入了十多个行业,并且还都小有获利。到了1993年,31岁的孙广信感觉战线拉得太长,精力跟不上了,他开始思考广汇到底要做什么?

 

于是,1993年夏天孙广信去了当时如日中天的的四川南德和沈阳飞龙“打零工”。他在沈阳飞龙应聘行政部长,在南德应聘办公厅主任,据说他在这两个企业各打了7天工,广泛与十几个中层接触,充分领略了老牟、老姜的管理精髓。回来后,孙广信马上就组织全体中层开展“头脑风暴”,并总结出“孙式三法”。



 

第一是前瞻性的战略定位。企业的小战略必须符合国家的大战略和地区发展的中战略。根据新疆的区域优势,孙广信决定忍痛割掉广东酒家、KTV等杂七杂八的行业,转而确定“房地产、清洁能源和汽车服务”三大板块,并在公司班子会上放言“用不了5年,我们会超过南德。”


此后的2007年12月孙广信更是细化了发展目标“能源产业的销售收入达到1300亿元,汽车服务业达到2400亿元,集团销售年平均增长率达40%,实现利润年平均增长率56%—57%。”

 

第二是会算小账!从南德回来以后,孙广信养成了算账的习惯,他的库房经常堆满了成麻袋的草稿纸。每当有重大项目,孙广信都会亲自计算、论证,有时候,孙广信一算就是三天三夜不动窝。

                                        

三是强大的执行力。孙广信总结南德之所以能够成功将“罐头换飞机”的梦想变为现实,就是得益于老牟下面团队超强的执行力!所以他决定根据将军营文化固化为广汇的企业文化。“只要做出了决策,就一定是第一时间百分之百地执行到位”。

 

那为什么要进军房地产业呢?


因为31岁时的孙广信已经敏锐地嗅到了“邓公南巡讲话”带来的商业机会,“国家将大力发展房地产!”尤其当看到1993年初乌鲁木齐一夜之间冒出100多家开发商时,更加坚定了他进军房地产的信心!不过,到了1993年底,我国通货膨胀达到15%以上,时任总理果断采取宏观调控,紧缩银根,到了1993年底,乌鲁木齐仅剩下30多家房地产商。

 

不过,孙广信却不担心,他手里的现金流充沛得很!也许是受到远在珠海的史老大的启发,孙广信采预售楼花的办法,一鼓作气盖出了当时乌鲁木齐的地标建筑——广汇大厦。

 

为解决土地储备不足问题,1993年广汇集团先后收购了乌鲁木齐将近40家国企,包括天山制鞋厂、五一木工厂、新疆专用汽车厂、十月拖拉机厂等,遍布乌鲁木齐各个城区,500多万平米的土地储备也一举解决了困扰广汇的土地储备问题。


由于拿地成本很低,加上他当时率先推出商品房跨年分期付款的销售套路,所以只要是广汇开发的房子总是供不应求。据说最高峰,乌鲁木齐每5套商品房中就有3套是由广汇公司开发,以致于网友一度戏称乌鲁木齐市为“广汇市”。广汇很多中层也因房地产业务而发家,一半以上身价千万,三分之一身价过亿。

 

在为广汇大厦选装修材料时,孙广信带着采购部主任跑了新疆很多石材商店,他赫然发现花岗岩大多产自新疆本地,样式颇多,价格也从260元到1400元不等。


孙广信一调研,新疆到处是上好的花岗岩,占全国储量的六分之一。回家拿着草稿纸一演算,他更加乐了!每立方米金矿提炼10克黄金,才价值700元,而每立方米花岗岩可生产30多平米石材,价值可达万元以上,花岗岩哪里是石头呀,分明就是金疙瘩!


 


于是,孙广信在房地产的基础上果断进军石材生意!

 

1994年,广汇连续5年向石材产业投资4.3亿,先后6期扩建,引进5条生产线,开发出20多个石材品种,包括“新疆红”、“天山翠”、“雪山青”、“紫云星”等13种拳头产品。


石材销售时,孙广信沿袭自己一贯的思路,通过“垒大户”、“签大单”、“供大板”、“抓大工程”,一举拿下北京、深圳、上海浦东三大国际机场的石材供应,1994-1996年先后搞定北京阳光广场、上海申华大厦、广州美国银行中心、天津明华国际大厦等用量在5千平米以上的样板工程30余座。2000年5月,广汇石材在上海A股上市,成为中国石材产业第一股。如今,广汇已经是连续22年成为全国最大的石材生厂商。

 

搞天然气是孙广信一直以来的想法。1989年他从事石油贸易的时候,就发现南疆很多炼油厂在石油采炼后,剩余的气体被白白烧掉。而孙广信了解到上海等东部沿海城市天然气极度匮乏,紧张到连老百姓日常做饭都无法满足。

 

资源是现成的,孙广信先后找到原来的几个老朋友,他们帮孙广信引荐了中石油吐哈油气田、哈萨克斯坦斋桑油气田的负责人,对方答应成立合资公司,在鄯善、淖毛湖、吉木乃等地建天然气生产基地。孙广信也不是白给的!原来天然气利用率30%都不到,他进去以后,通过技术改良把利用率提高到90%。原来乌鲁木齐老百姓用一立方气要1.34元,他那个天然气项目一启动,立马降到1.2元以下。

 

不过,如何运输呢?修天然气管道可需要百亿级资金,孙广信一个广汇公司即便有通天的能耐也无法承担。于是孙广信果断把天然气液化,通过陆路运输就解决了。


可等他找到铁道部门,人家根本不鸟他。最后逼得没有办法,孙广信一咬牙花巨资从德国买回2百多辆奔驰卡车,通过公路将液化天然气运到远在千里之外的上海等地。如今,广汇已成为中国最大的陆基LNG能源供应商。

 

不过,奔驰成本太高,一辆车动辄上100多万,还不算每年几十万的维修保养成本,尤其很多配件国内还没有,需要空运,耽误工夫。孙广信于是想自己做汽车服务“当中国的人均GDP超过3000美元时,就具备了消费乘用车的能力。”


 


孙广信之所以做汽车服务业,除了看好其前景外,还因为汽车销售和服务业现金流非常好,每年周转8.5次以上。一个奥迪4S店的年销售资金收入动辄十亿,年利润动辄千万甚至上亿。


不过这次,孙广信玩法变了,不再是一点点积累而是利用资本杠杆。从2003年开始,广汇相继在新疆、广西、河南等地展开大规模并购活动,一举收购了河南裕华、广西机电等多家企业。


在它的几百家4S店中,将近一半通过收购获得。那些被收购对象不少原是当地省市物资系统的机电公司,均为当地汽车销售老大。到2012年,广汇汽车已经跃居全国汽车经销商榜首,广汇汽车的业务分布在新疆、广西、河南、河北、重庆、甘肃、安徽等十几个区域。

 

2015年6月,广汇汽车登陆A股市场。半年后,广汇汽车斥资百亿,并购宝马全球最大的经销商宝信汽车。并购完成后,其总营业额超过1200亿元,全球仅次于美国AutoNation公司。

        

身高1米85的孙广信精力充沛,他从不进歌舞厅,不打高尔夫球,就连最喜欢的打猎也因为吃瓜群众太多而放弃了。孙广信最喜欢篮球,在队中担任进攻后卫,他一手创办的新疆广汇飞虎俱乐部,也是CBA联赛中的一支劲旅。


不过,孙广信这种性格也给他带来了不少非议,尤其是当年房地产拆迁纠纷不少。有人认为孙广信搞“圈地运动”,是“贱买国企、拆厂卖房”,看中的是老国企手中的地皮,甚至还有人鼓动工人上街游行。


 


1993年孙广信刚买了一辆很威风的奔驰500,号称“新疆第一车”。结果他因一封匿名检举信被“拉网行动”拉了进去,在宾馆里被整整审讯了6天5夜,差点就从楼上一跃而下。再如2012年6月孙广信那估值35亿的70幅字画也引发不少口水战。

 

有人总拿广汇与德隆相比,不过孙广信认为“广汇自始至终做的是实业,走得一步一个脚印。因此,广汇和德隆是两个完全不同类型的企业,走的完全是两条路。”


文章来源:硕士博士圈  编辑:小蜜蜂

点击本文左下角“阅读原文”参与股权投资

推荐阅读:点击下方图片阅读


佟大为:男神:“耍钱”


林依轮:把爱好做成事业 爱情鸟转型做辣酱


Copyright © 广州二手车销售价格联盟@2017